fall

今天去Buckingham旁边的St.james park拍照,其间一个穿着破烂的亚洲人问我是不是中国人,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问我能不能给他一支香烟,简单的攀谈后我大概了解了他的故事,以下的内容是得到他的许可我才发表的…

当时我正站在路边吸烟,我早就注意到他了,因为他的穿着实在是太简陋了些,而且他的神情完全不像一个在公园里放松散步的人,而是机械的在草地上行走,其间他曾经数次看我,仿佛在做着什么心理斗争。在我抽完了一支烟后,他向我走来

“请问,你是中国人吗?”他问我,口音是东北那边的,但是又多少带着些奇怪的腔调,我本能的就觉得他是鲜族人

“是,有什么事吗?”

他很拘谨的问我:“请问能不能给我一支烟啊?”于是我掏出了我的烟给他。在这边,我经常能遇见找我要烟的人,通常会是未满18岁的学生或把钱全拿来买酒的醉鬼,中国人(当时我认为他是中国的)要烟我还是第一次见

给他点上了火以后我看他没有走开的意思,于是我问他:“你东北的?”,他楞了一下,点点头。“鲜族?”我又补充问了句,这时他朝我笑了笑说:“其实我是朝鲜人”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朝鲜人,因为一直都觉得这个国家挺神奇的,所以我的兴趣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但是我又瞬间感到奇怪的一点,一个朝鲜人怎么会在英国?我怀疑他是没有签证的人,于是我开门见山的问他“你没有签证吧?”当我问完时我立马就后悔了,我怎么能这样问别人呢?万一人家有签证我这就是对人家的歧视啊,凭什么朝鲜人就不可能有签证呆在英国?

不过接下来他的行为让我肯定了我的怀疑,因为他竟然转身就走了,准确点说,他用的是一种近乎小跑的速度“走”的,我确实对我的言行感到非常的抱歉,于是追上去告诉他我没有恶意

(突然发觉我写得像编小说一样的…照这样写不知道要写多久….哎…接下来直叙吧)

接下来我和他聊天聊了半个小时左右,其间我们每人抽了4支烟(因为我现在抽烟不多,所以烟盒里的烟我都有数),然而每支烟他都吸得很快,应该有很大的烟瘾。他今年43岁,没有告诉我他的朝鲜名字,只说他在中国的名字叫李江,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我没有追问他的朝鲜名字,我想他也不愿意讲。他说他是03年偷渡到中国的,在长春附近的一个什么镇(抱歉我实在是记不起名字了)的餐馆和工地打了7年工,那里的朝鲜人很多都是偷渡来的。由于国内公安突击检查,10年底他辗转到了云南,然后跟着一群和他一样的朝鲜人又偷渡到了泰国。但是他没有像其他的朝鲜人一样选择去韩国(泰国和韩国有协议,只要朝鲜人到了韩国驻泰国领事馆就可以送回韩国,而中国则是遣返朝鲜),而他是又把几乎所有的积蓄交给了人蛇,在今年7月份来到了英国。

我问了他一些问题,一部分他回答了我,一部分他选择了沉默,以下是他回答了我的问题(聊天聊得很乱,具体顺序我记不清了)

你有什么打算:在这边打工挣钱,我会中文,应该能找到餐馆的工作

你不害怕被英国政府发现吗:不怕,我怕被中国公安发现(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怕英国政府,估计有什么难民条例吧…)

如果你们被中国政府遣返回朝鲜有生命危险吗:不一定,有的人被遣返回去过一段时间又跑了出来,但是挨打是一定的

你准备就呆在伦敦:不,我会去其他城市….(说到这他很明显的就打住了,应该是已经有了打算的)

那你最近住哪:有地方住

以下是我问了问题他没有回答我的:

你有孩子吗:……

你是怎么偷渡来英国的:…….

你为什么不去韩国:……

最后是他提出来他该走了,我再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剩下的小半包烟全给了他,他只抽出了两支便还给了我,里面还剩3支,呵呵。分开的时候我们握手道别,他转身离开的速度很快,完全不像最开始过来找我要烟时的样子

回到家我就开始码字,对于朝鲜,我不想评论太多,我只想说,一个号称地上天国的国家,怎么会让自己的公民过着不停的偷渡跨越了半个地球还朝不保夕的生活…..

标题是一部韩国纪录片的名字,讲述的是“脱北者”的故事,在这里借用一下,我想我写下今天的遭遇应该和这个纪录片拍摄组的初衷是一样的,他们应该不会介意我用一下名字吧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目前有2 条留言

  1. 2011年09月09日 08:07 garfield   |  引用  |  #1     

    在英国怕被中国公安知道,天朝的眼线遍布全世界啊

  2. 2011年09月09日 20:51 匿名   |  引用  |  #2     

    一个号称地上天国的国家,怎么会让自己的公民过着不停的偷渡跨越了半个地球还朝不保夕的生活…..实在想不通。

发表评论

给你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头像
填上用户名,写下看法,表达意见,欢迎吐槽......

/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