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

山口山国服终于开TBC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等待了多少个等待的夜晚。在国服开TBC的前一个星期,朋友给了个台湾的试玩帐号,终因为种种的原因没有继续下去,可能最大的原因是不愿意在上面被称为大陆同胞吧,呵呵~~~
  今天看见国服开了,怀着忐忑的心情准备进去玩玩,可是在帐号,密码,PIN码的困扰下终于决定放弃,也许是自己离开魔兽已经太久太久了吧。

当决定不玩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很奇怪,仔细想想,原来自己当时忐忑的心情竟然是对魔兽的恐惧,不是恐惧升级的麻烦,不是恐惧副本的挣扎,不是恐惧金币的匮乏,更不是恐惧联盟的追杀。我心里恐惧的,只是没有你们的陪伴!

现在,夜已深了,又或说天要亮了吧…我却在电脑面前流泪,想起的东西太多太多!

记得等待公测的那个夜晚,和老尤等到凌晨三点,建立了人物,取个自己喜欢的名字就睡觉去了(异尘余生)
  记得大家第一次下副本,怒炎裂谷,见识了什么叫做火车,见识了什么叫肉搏型猎人(老尤应该记得吧)
  记得第一次在石爪山同联盟PK时心跳的感觉(和刘一起杀的)
  记得在哀号洞穴那无数次的迷路(永远的噩梦)
  记得在闪光平原时骨头骑马陪我杀人(最早买马的家伙)
  记得在荆棘谷我做骨头的雷达杀人(谁叫我是猎人)
  记得幻世阿水妹妹,那倒霉的联盟,就是我第一次PK时杀的人,就是骨头守尸杀的人(无语….)
  记得老尤的朋友翱翔天使死活要做联盟结果被老尤杀(可惜只杀了一次….)
  记得骨头的朋友猴子(很喜剧的一个家伙)
  记得骨头的朋友夜莺骑士(估计骨头都忘记了吧)
  记得和刘杨晶两个小猎人在灰谷杀死了骷髅级的联盟(那是真正的追杀)
  记得我们在剃刀高地的大逆转(两波怪加无数110)
  记得不知道什么是PVP,什么是PVE结果害大家转区玩(我的错….)
  记得胡华文的便宜点卡(我买过…)
  记得新世纪的那一帮疯子(RP服务器就是人品服务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记得新世纪的男性胖子联盟女号牧师(就是他)
  记得卜舒也开始玩魔兽了(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在给骨头打工)
  记得我们在宵夜时也不忘大骂联盟猪(呵呵,现在对联盟还是敌视的)
  记得二班的那群家伙(男男女女的)
  记得我们钢起玩了连续两天半的魔兽(竟然不觉得累,至少我不累….)
  记得我做任务已经做的用上统筹规划了…(现在仍然记得顺序….)
  记得以前自己就是个野战狂,从来不去副本(好吧….我承认….是没人组我…..)
  记得自己因为不刷战场而被踢出工会(很自豪…)
  记得大家按着SHIFT抢任务的物品(老尤永远是第一….)
  记得小马的理理头上草(巨魔法师)
  记得老尤的ATP(亡灵术士)
  记得骨头的黑暗中的舞者(亡灵盗贼)
  记得我那无数的小号(各种族各职业各名字……)
  还记得太多太多,已经写不下去了,因为每一个记得又会引出无数的记得…….

在去年1月离开海南的时候,在去年1月进去KFC的时候,我离开了魔兽,这是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再和大家讨论魔兽时,骨头谈论的已经是橙色的锤子了,老尤谈论的已经是外域的副本了,小马也已经在希利书苏斯晃荡了……

真的很陌生,可是我仍然在回忆大家在十字路口追杀联盟信使NPC口里高呼杀联盟的日子
很白痴吧……

时间总是在流走,游戏总是在进步,我们总是在长大。现在,我已经不奢望大家能再次的为部落而战了。只在想,无数次的在想我们能再一次的聚在一起,说说我们还记得什么…..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目前有3 条留言

  1. 2011年09月18日 09:48 黄山游豆腐   |  引用  |  #1     

    哈哈,游戏···

  2. 2011年09月18日 21:42 匿名   |  引用  |  #2     

    时间总是在流走,游戏总是在进步,我们总是在长大。说得太对啦。

  3. 2011年09月19日 15:11 honeys   |  引用  |  #3     

    我也时常想起曾经的宿舍404,舍友间发生的种种事情,现在回忆起来都是一种幸福。

发表评论

给你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头像
填上用户名,写下看法,表达意见,欢迎吐槽......

/ 快捷键:Ctrl+Enter